示例图片二

互联网存款严监管来临,资金将向头部大行集中,中小银行负债端或发生巨变

2021-01-05 07:56:59 阳泉市风重化工营业部 已读
\u003cp>\u003cimg src="/uploads/allimg/210105/0946232126-0.jpg" alt="互联网存款监管将至!蚂蚁已主动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 />\u003c/p>\u003cp>\u003cstrong>出品|WEMONEY研究室(ID:wemoney1)\u003c/strong>\u003c/p>\u003cp>\u003cstrong>文|刘双霞\u003c/strong>\u003c/p>\u003cp>创新性存款产品或业务模式监管正在收紧,先是结构性存款,再是智能存款,现在轮到了互联网存款。\u003c/p>\u003cp>近期,央行官员公开表态称,互联网平台上售卖银行存款产品,属于“无证驾驶”。12月18日,蚂蚁主动“清空”互联网存款。\u003c/p>\u003cp>监管对于互联网存款的关注点聚焦在两个方面:第一,互联网平台的资质;第二,地方银行负债业务的流动性风险。创新存款严监管给银行带来了怎样的影响?倚重外部渠道吸存的中小行该如何应对?\u003c/p>\u003cp>\u003cstrong>创新存款产品监管趋严,蚂蚁主动“清空”互联网存款\u003c/strong>\u003c/p>\u003cp>12月18日,支付宝针对未持有互联网存款的用户,在理财页面对银行存款产品进行了下线。对此举动,蚂蚁集团称,“主动下架”。\u003c/p>\u003cp>蚂蚁集团表示,根据监管部门对于互联网存款行业的规范要求,目前蚂蚁平台上的互联网存款产品均已下架,只对已购买产品的用户显示,持有产品的用户不受影响。蚂蚁会认真落实监管相关规范和要求,用科技手段更好地支持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u003c/p>\u003cp>目前,其他互联网平台上仍然有在售银行存款产品,不过,产品数量有所减少。后续是否“清空”有待进一步观察。\u003c/p>\u003cp>蚂蚁上述“主动下架”的举动与监管表态有关。\u003c/p>\u003cp>12月15日,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在第四届中国互联网金融论坛上公开演讲称,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存款的流动性特点有别于传统储蓄存款,给监管部门和金融机构带来新课题。“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展此类金融业务,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也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u003c/p>\u003cp>事实上,近来,监管对于各类创新性存款的监管都在一一收紧。\u003c/p>\u003cp>2019年10月18日,结构性存款监管的纲领性文件落地,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的通知》,对结构性存款的销售、风险提示、信息披露等方面进行规定,同时提出限额管理的要求。2020年5月份以来,执行层面开始加强监管,在监管的不断规范下,结构性存款业务不断降温。\u003c/p>\u003cp>另外,曾红极一时的靠档计息类智能存款也遭遇严管。2019年底,监管通过窗口指导,要求各银行立即停止办理关于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的相关业务,并逐步压缩该类业务存量。不少民营银行对此类产品先后进行限额、下调利率或者下架处理。\u003c/p>\u003cp>近日,工、农、中、建、交、邮储六大行齐发公告,2021年1月1日起,调整靠档计息产品提前支取时适用的计息规则。如在调整日(含)后提前支取,将按照支取日该银行人民币活期存款挂牌利息计息。\u003c/p>\u003cp>\u003cstrong>地方银行突破异地展业限制,高成本揽存加大负债端风险\u003c/strong>\u003c/p>\u003cp>“存款是银行最基本的业务之一,没有存款就没有贷款,也就没有银行。”一位地方银行人士指出,存款业务是银行的生命线,对于监管来说,“稳定安全”的要求远大于创新求快增量。\u003c/p>\u003cp>监管对于互联网存款的关注点聚焦在两个方面:第一,互联网平台的资质;第二,地方银行负债业务的流动性风险。\u003c/p>\u003cp>近两年来,多家银行在互联网金融平台推出了存款产品,加大揽存力度,拓宽获客渠道。此类产品收益高、门槛低,已成为部分中小银行吸收存款、缓解流动性压力的主要手段。\u003c/p>\u003cp>京东金融、支付宝、度小满金融、陆金所、滴滴金融、天星金融、360你财富等平台均上线了银行存款产品。\u003c/p>\u003cp>孙天琦认为,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展此类金融业务,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u003c/p>\u003cp>孙天琦指出,互联网平台集中展示存款产品信息,并采取利率奖励、发放购物券等营销手段,该模式实质是通过第三方中介吸收存款的存款营销行为。同时,平台为客户购买存款产品提供了购买接口,强势平台更深一步介入银行产品和服务的管理,限制客户在银行(含大型银行)渠道(如网银、手机银行等)对账户和产品进行查询、交易,只允许在平台操作,平台已成为银行网点服务的线上延伸,这类平台没有相关业务的金融牌照,游离于金融监管之外,实质是 “无照驾驶”开展金融业务,属非法金融活动。\u003c/p>\u003cp>另一大风险点在于,这种模式突破了地方法人银行经营的地域限制。孙天琦指出,部分地方银行通过互联网金融平台得以从全国吸收存款,从负债业务看已成为全国性银行。目前,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的银行主要为地方中小银行甚至村镇银行,借助互联网平台的流量优势,部分银行存款规模得以快速增长,有的平台存款规模占其各项存款比重达83%。其中,异地存款占绝大部分。\u003c/p>\u003cp>孙天琦表示,一些高风险银行通过互联网平台吸收存款,饮鸠止渴,流动性隐患突出。另外,中小银行高息吸收存款必然追求高收益资产,匹配高风险项目,导致资产端风险增加。一些中小银行以高利率在互联网平台揽储,并向平台支付“导流费”,进一步推升其负债端资金成本,将刺激银行寻求高收益资产,将资金投向高风险领域。长期看,对互联网平台存款依赖度较高的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也将面临考验。\u003c/p>\u003cp>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对WEMONEY研究室表示,这类产品部分是做的结构化存款,但正如之前监管整顿指出的,大量结构化存款产品是假的结构化存款产品;部分是通过接力形式,即存户购买的是长期限的存款,但允许在规定时点进行转让,根据连续持有的期限获得利息,这种产品存在较大的流动性风险,即极端情况下可能找不到接力方。整体看,靠档计息产品存在拉高了银行吸储成本,加大了流动性风险管理的难度。\u003c/p>\u003cp>国浩律师(北京)事务所金融专业律师刘鹏表示,对互联网存款利率及吸收存款区域的限制都旨在稳定中小银行互联网平台存款占比过高、负债资金不稳定的问题,以及监管此前发文要求整改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等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都旨在控制中小银行互联网平台存款占比过高、负债资金的不稳定性的风险。另外,根据《电子银行业务管理办法》,金融机构申请开办电子业务本身就是受区域性限制的,因此,对互联网银行吸收存款的区域限制也是对相关规定的重申。\u003c/p>\u003cp>\u003cstrong>存款或向大行集中,中小银行如何应对负债荒?\u003c/strong>\u003c/p>\u003cp>在各类创新存款业务遭遇严监管的背景下,市场认为,存款或将向头部大型银行集中,中小银行负债业务越来越难。\u003c/p>\u003cp>中金公司发布的研报指出,取消各类变相突破利率管制的创新一般存款产品之后,各家银行推出的一般存款产品则均逐步回归同质化。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全市场都逐步清理之后,整个市场无论哪家银行存款均只有最普通的活期和定期存款,那么信誉相对不如大行的中小银行以及互联网银行可能吸存的难度将大幅提升,存款或将向头部大型银行集中。\u003c/p>\u003cp>一位银行高管感慨,现在政策迭代太快,要密切关注监管动向。\u003c/p>\u003cp>另外,市场人士认为,民营银行或也在上述监管之内。陈文表示,民营银行、互联网银行由于没有网点,只能通过线上吸存,但大多数民营银行严格归类属于城商行,也应当是区域性中小银行。\u003c/p>\u003cp>刘鹏表示,监管讲话更多指地方银行,之后出台的相关的监管规定或者措施针对的可能涉及到地方银行、民营银行、互联网银行相关的所有从事互联网存款业务的银行。因此,对中小行来讲,应从以下几方面来应对未来监管措施的出台:\u003c/p>\u003cp>第一,加强自身约束。尽量少从异地获取存款,存款利率严格控制在中国人民银行规定的范围内。\u003c/p>\u003cp>第二,互联金融业务的开展需要获取更多的金融消费者的个人信息,做好消费者个人信息的保护是各个银行应尽的责任。即将于2021年1月1日生效的《民法典》专门用一章多的篇幅明确规定了对自然人个人信息的保护。因此,银行在未来的业务开展中应严格遵守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相关法律规定。另外,从已发布的《九民纪要》的内容来看,为保护金融消费者的权益,实践中对金融机构所应尽的“卖者尽责”的要求也更加严格,因此银行在今后宣传和销售金融产品中要采取包含评估金融消费者风险承受能力、风险告知录音录像等尽可能多的措施尽到“适当性义务”。\u003c/p>\u003cp>第三,民营银行、互联网银行在“引流”互联网平台的选择上要更加谨慎严格。一方面,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适当利用自身已有的互联网渠道满足自我发展、增强竞争力;另一方面,可以选择例如已获得牌照的券商或者其他有牌照的金融机构进行宣传。若未来对互联网平台销售宣传包含互联网存款在内的资质、牌照做出要求的,对互联网平台的选择也应当符合相应的规定。\u003c/p>